“草根”视频倡导个性原创:我是生活的导演

编辑:凯恩/2018-10-25 21:16

  用影像记录生活

  视频本身就是一种娱乐

  2007年初,一部名为《记录片:流血的黄色录像》的电影出现在网上,这部电影给人造成了“真实”的假象,逼真的细节以及摇晃的画面让一部普通的电影被包装成真实发生的事情。这部投凤凰娱乐(fh643.com)资30余万元、制作周期2个月,主创人员30余人的电影上传到网上后,在6个月内达到了3500万的累积点击量。所以说草根视频不只是人们拿着摄像机玩票似的胡闹,还是有很多人是在追求一种艺术。我观看视频不会满足于肤浅的搞笑,隐私窥探等,而更希望能从中得到一种艺术享受,创新的表现形式以及深刻的内涵,才是视频创作的追求。当然艺术也不是说一定是电影、戏剧创作或是自拍MV,日常生活的记录或者是社会热点的关注都可以成为一种艺术,只要在表达形式与内容上给人以艺术感。比如,今年3月,一个普通的优酷网友以“手机直播”的方式,记录了沈阳点击查看沈阳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大雪的场景,真实展现了雪灾后人们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这就是一个有着极高艺术价值的记录片。虽然现在对于视频创作是不是一种艺术,还有很多争议,但我坚信,网络的未来在视频上。

  当巴黎·希尔顿的性录像带成了网络热门,真人秀节目在电视上大行其道,喜爱利用网络公开隐私的年轻人就开始有意识地塑造公共形象的自我。网上大量充斥的所谓生活记录的视频其实很多都是刻意的摆拍,因为人特别是自己在有镜头意识的情况下,在镜头面前呈现的就无法是最真实的一面。真正能够用影像记录下的真实,是自己身边的生活,是偶然的拍摄。就像视频创作者高册祖的一段70分钟的视频,是他骑车上下班的全程记录,记录了一个普通小老百姓上下班的艰难。其实这样的生活记录视频也有很多,比如曾经有人创作的街边流浪汉的生活,路边摊小贩的一天等等。用影像把各种生活记录下来,形象而又有震撼力,上传到视频网站上,带人体味不同人生。而我这次去某山区旅游,也带上了我的DV,用影像记录下了山区人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田里抡锄头的农夫,河边洗衣服的农妇,路边嬉戏玩耍的小孩,打赤脚挑着担子走在马路上的老人……

 凤凰彩票(fh643.com) 那些热衷上传视频的草根创造者,想过用鼠标点击观看的网络视频会颠覆传统电视么?在与视频创造者们的接触中,他们几乎都没有如此雄心大志。那么到底是什么动力支撑他们义务为网络视频添砖加瓦呢?YouTube曾经做过调查,超过45%的视频上传者只是将视频网站当作了网络免费硬盘,将自己喜欢的东西分享给大家,只有12.3%的人提及渴望广告分成。那种自发的网络热情依旧在散发着光芒,多数视频公民并不在乎自己能拿到多少分成,而是享受着分享的乐趣。

  “今年4月,成千上万的人通过YouTube观看了戏剧演员威尔·法瑞尔的视频短剧《房东》,那场面确实好玩:一个盛装的2岁小女孩,扮演成怒气冲冲的房东,对着法瑞尔骂脏话:‘少废话,我受够了,我要——钱/这个短片只是众多令人捧腹并娱乐处之的片子之一,人们接触视频多半是为了娱乐,胡戈和‘后舍男生’的出名都是抓住了这一点。而我也不例外。”

  享受分享乐趣

  2006年年底,美国《时代》周刊将“YOU”(“你”、“所有互联网内容的使用者和创造者”)评为年度人物,并且在致词中高度评价说:“引领时代不断创新的人是谁?是那些经过一天的忙碌工作回到家里,仍然打开电脑的人,那些观看电影和视频的人,那些打开博客写下对民生的关注或分享风花雪月的人……这些充满能量和激情的人,不错,就是你1正是基于互联网这种参与性极强的媒介,草根文化不断抬头,很多普通人不再满足于只做信息的接受者,而是要主动做信息的提供者。这种趋势,我们也可以在土豆、优酷、六间房等视频网站上找到,不是一种虚幻的概念,中国的确出现了一批举着DV,拿着摄像手机的草根视频创造者,他们乐于拍摄,乐于上传,乐于分享。

  受访者刘亦可(网络编辑)

  从胡戈“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恶搞闹剧,“后舍男生”的对口型搞怪视频表演,到“巴士阿叔”“你有压力,我有压力”的怒吼引爆的社会大讨论,再到金玉米以外国人的视角看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的《性感北京》,这些原创而又特立独行的视频语言一度引起观看热潮与讨论焦点。民间创作的网络视频已经不再仅仅追逐视频在诞生初期带来的娱乐搞怪效应,也不仅充当着民间黑幕的曝光台来吸引眼球,而是更多地将视线集中在社会关注视角上。那些视频创造者也不是永远挤眉弄眼的搞怪表情或者是充满愤怒和刻薄的眼光,多数民间创作的视频内容关注社会热点问题,接近私人娱乐和生活记录,那些以往电视机上用宏大视角审视的生活现实,以及记录片式的写实探讨,正在被来自民间的视频创作者以自己的视角替代。因为是草根,没有了专业摄像的条条框框,因为是草根,可以深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各个角落,个性原创精神在草根视频得以充分展现。

  受访者比如说(广告公司文案)

  用视频去淘金

  2006年12月,漫半拍在优酷网注册了自己的ID,开始了拍摄、上传的视频生活,如今已经成了优酷网的“拍客明星”,在过去的大半年,他自己制作了10段视频,最长的50分钟,最短的41秒。虽然还没有走红,但他坦然笑道:“不是为了要成为名人而去制作视频,而是纯粹娱乐自己,将它放到网上共享,也去娱乐大众。网络视频更具主动性,可以从生活的方方面面汲取养料,流行的笑话、神奇的经历、突发奇想的创意,甚至斑斓的梦境都随时可以成为题材,不需要去审批和思考,先拍再说。视频本身就是一种娱乐,从拍摄、制作到上传,再到让人观看。因为它的草根特性和‘去精英化’的因素,都使得它的娱乐特性得以彰显。”

  受访者蓝雨456(在校大学生)

  个性原创是视频的生命线,但毕竟目前原创内容还是比较少。不小心靠一个“馒头”红遍大江南北的胡戈,已经被称为国内视频播客的开山鼻祖。他的第二部作品《鸟龙山剿匪记》一经推出便创造了350万浏览量,至今仍高居“六间房”榜首,也让“六间房”一举成名。而“六间房”之前曾很长一段时间处于蛰伏期,网站上都没有公司的联系方式,所有员工名片上也不写公司地址,而且办公室门口不挂公司的牌子。显然,网络视频产业的自身发展需要更多的原创内容,这已经关系到网站的生存。各视频分享网站都在寻找真正具有影响力、独家的或具备一定新闻价值、实用价值、欣赏价值的原创视频作品。

  “把自己做的视频分享给大家,与人分享生活的记忆,是一种乐趣。”24岁的光光是个网络编辑,本科时学的广播电视新闻专业,用影像记录生活是他的特有情愫。成天和网络打交道,少了与身边朋友的交流,却多了更多的互联网分享者。他说:“我上传的视频只是我生活状态的点滴记录,没希望用它打动谁,只是记录一个普通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和大家分享各自的生活状态与生活态度,至少多年后,当我们的生活环境变得面目全非时,还能在网络视频文件夹中找到一些自己的记忆。”记者在采访中接触到的草根视频创作者以及狂热的视频观看者是一群整天泡在网上的激情青年,他们并没有一般描述上的那种网虫的颓废,不管是为了纯粹娱乐,记录生活,追求艺术,还是为了淘金赚钱,他们都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与追求,享受着分享的乐趣。

  有门槛的“草根文化”

  视频创作也是一种艺术

  受访者漫半拍(在校大学生)

  (深圳点击查看深圳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新闻网—深圳特区报)

  博客曾经被人们奉为草根文化的先锋,然而,文字书写的简易性和低成本,正让全球博客的质量变得平庸,一方面是数亿人各自的声音得以表达,另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阅读者陷入各种纷杂信息的海洋而无所适从,信息爆炸成为互联网传媒学者们的担忧。不过民间视频创作又让互联网创作表达的权利重新回到少数人手中。按照HitWise在2007年中公布的调查数据,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YouTube的用户访问中,只有0.16%上传过视频内容,土豆网、优酷和酷六这前三家中国本土的视频网站类似数据也都在0.13%上下。视频制作本身的技术和成本门槛,天然形成了一种筛选机制,但同时,这种表达权利仍然属于网络参与者,属于草根,即便只是少数熟悉互联网技术、有激情的年轻人,这种权利还是没有回到门户网站的新闻编辑等“把关人”的手中。

  金玉米的《性感北京》赢得了几百万的点击率,也为他们赢得不少收入,而胡戈和“后舍男生”已经成了网络视频明星,不少企业为他们投资抑或是他们参与广告分红,他们可以把视频作为工作或者淘金的渠道。我很喜欢做视频,并且自己在学校学的也是电视编导专业。网络视频没有电视和电影那么复杂,做好了就可以放在网站上给人观看,效果可以立竿见影。正因为喜欢它,所以想把它变成自己的主要工作,而工作就应该有报酬,所以希望能够靠视频和网站直接盈利,让有趣的、有创意的个性原创视频商业化。虽然博客诞生之日人们就在讨论博客如何盈利,但至今仍然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法,但是视频毕竟有它的特殊性,应该是个突破口,在分享精神的基础上,不妨用它来淘金。(王敏 胡喜英)

  倡导个性原创

  “草根”,从词源上可追溯到19世纪美国的淘金狂潮,当时盛传山脉土壤表层草根生长茂盛的地方蕴藏着黄金。后来引入社会学领域,赋予其“基层民众”的内涵,寓意“基层民众”也拥有巨大潜能和价值。曾经有人如此评价:草根文化的出现是必然的,因为它彰显了小人物地位和话语权的上升,文化无疑因此变得空前丰富多样,无数人通过草根文化表现个性,提出诉求,宣泄情感,满足欲望,实现了文化权利。互联网则为草根文化提供了更广阔的平台。